守护心中的英雄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广丰卷烟厂 徐荣旺  更新日期:2019-08-07

亲爱的:想你!

    很庆幸我还有湍(喘)息的时间跟你说说话,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同你说话。

    刚才敌人的一次进攻又被我们打退了。这是一场血战,敌人不会放弃进攻,我们更是不会退让。总觉得今天特别长,长得像小时候盼过年一样。对了,过年了,上次写信让你替我买件新衣服和一个玩具给宝贝女儿,想必办好了吧。宝贝肯定又长高了,是不是很调皮呀。你一定要告诉她长大好好读书,效力国家!

    敌人又打炮了,我得干活了……

    ──这是1985年1月著名的老山“1·15”战斗结束后,战友在英雄黄荣福身上找到一封只有开头没有结尾的染着鲜血的家书。同在前线的老乡刘国强将这唯一的遗物捧在手里,双目紧盯前方烈士壮烈牺牲的负2号高地,无限的悲痛弥慢心中……

    “发现了敌人的炮弹,黄荣福转身扑向旁边的战友,血肉模糊地永远倒下了,将人生最宝贵的芳华永远留在了老山前线……”记得二十年前,刘国强在与笔者交谈时回忆起黄荣福烈士,心情十分沉重,一直不忍心去触碰心底的隐痛。作为军内有名气的作家,他在即将退休前夕,为了让人们记住黄荣福英雄事迹,才找出当年的战场采访笔记,经过一番整理后写下了《与“兵王”的死别拥抱——追忆黄荣福烈士》纪念文章,引起陈传发将军、陶正明将军等众多战友们强烈共鸣与哀思。

    《与“兵王”的死别拥抱——追忆黄荣福烈士》一文中饱满深情地讲述了刘国强与黄荣福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场景:他手提一杆冲锋枪,钢盔、子弹袋全副武装,胡子拉碴,身上的硝烟味浓重,原本翠绿的军装变成了墨绿迷彩;烟尘遮盖得不严实的苍白脸色,透漏出几许疲惫,很明显是睡眠不足的模样;他左臂肘关节上方还扎了绷带,他说是前两天弹片划伤的,首长让他下阵地治一治,他说这点伤不算啥,没下火线。

    让刘国强惊讶的是,黄荣福是位名副其实的“兵王”,多届连队训练标兵,带班一把好手,一干就是7年,直至作为战斗班班长投身老山前线。

    交谈中,炮弹不时在黄荣福坚守的阵地方向炸响,他跟刘国强说得回去了。望着老乡在硝烟中迅速消失的身影,刘国强默默挥手,不料却成永别!

    像黄荣福这样,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英雄很多。刘国强多次深入前线进行采访报道,当他走进战地医院时,一位被弹片炸断了小腿的战士满头大汗,一声不吭紧紧咬住毛巾,护士将腿皮扒开,往上一捆,医生拿着钢锯手术包扎之后,便抬上军车送往后方医院;擦肩而过的战士背着战友急忙往病床上放,白布蒙着双眼、满身是血的战友手里还拽着弹匣,张口不停地问着敌人进来的方位。“1·15”战斗开打的前几天,与刘国强同在一团的战友、战斗英雄展亚平被弹片打穿了左胳膊和双腿,露出了骨头和筋腱,血流不止,昏迷了五天五夜,动了7次截肢手术,永远失去了左手和双腿。

    谈到这些往事时,刘国强不禁双眼湿润,他说其实早在上前线之前,战友们就抱着生死置之度外的决心,但谁又能没有不想念家人的心,大家都暗暗写下了一封封充满柔情的遗书。年轻的刘国强是军校刚毕业就上前线,当火车经过新余站稍停几分钟之际,他拉开窗帘往外看,拿出遗书,想着2年多没有见面的父母,由于保密规定,他们肯定不知道儿子此时就坐在去往南疆前线的火车上,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祝愿父母身体安康、一生平安。

    在老山弯曲的临时公路上,炮弹突然落在了运输物资的军车里,刘国强活了下来。面对前方阵地上一个多星期没有食品补给的战友们,刘国强放弃了原本搭车去别处采访的任务,与大家一起紧急整理物资,忍着失去四位战友的悲痛,奔向某战略高地。他说,自己作为非战斗人员,时刻准备着一把手枪、一张地图和一颗战友从敌方特工那里收缴来的毒丸子,如果被俘就自杀成仁。

    祖国辉煌是由苦难筑成的,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为国付出血与汗,甚至是生命的英难儿女们。

    黄荣福,VG棋牌官方网站省广丰县人,时任一军一师一团一连一排三班班长,1958年7月生,1978年3月入伍,1981年12月入党。1985年1月16日在坚守116号阵地前负2号高地的战斗中牺牲,被追记一等功。展亚平,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时任一军一师一团六连班长,1962年8月生,1981年10月入伍,被评为特等伤残,荣立一等功,先后被授予"硬骨头战士""自强模范"和"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曾4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军委领导的亲切接见。刘国强,VG棋牌官方网站省广丰县人,战前由一军一师一团炮连考入军校,战时在一军一师组织科,战后在师、军部等处任职(上校军衔),转地方曾任新余市城市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正县级干部)。

本文已被浏览 314 次